香港一码特公开一码,红姐三中三高手论坛,494949com最快开
妈妈网

第二水雷战队旗舰“神通”号轻巡洋舰的航迹(中)

发布日期:2022-06-15 18:41   来源:未知   阅读:

  神通在美保关把鼻子撞坏以后,被“金刚”号战列舰拖曳着返回了舞鹤。然后趁着这个机会将舰首改造成为了最新的朝颜型。于是乎,在十四艘五千五百吨级轻巡之中,就只有神通和因为遭遇地震灾害竣工时间大幅度延后的那珂两舰,采用了这种现代化的舰首。

  在这以后,随着“夕张”、“古鹰”、“那智”、“高雄”等,这些由平贺让博士设计的超现代化的军舰陆续建成服役,五千五百吨级轻巡—也就是海军进入平贺让时代以前设计的军舰,性能看起来就多少显得有些贫弱落伍了。特别是,从造船专业技术的角度来看,还有在不断进行现代化改装增添新设备的过程中,由于增重过度,导致原本坚固的舰体在风浪的作用下,在军舰的中段出现了船壳龟裂的现象,大惊之下连忙寻求善后对策,这样的插曲存在。

  旧日本海军夕张号轻巡洋舰 虽然具有试验性质但同5500吨级相比,具有更多现代化的特征

  虽然如上述的那样,这是一款集优点与缺点于一身的军舰,但是,无论是在平时还是在战时,都再没有比这型五千五百吨级使用起来更方便的军舰了。作为舰队的一员其承担的任务,主要是主力舰队的警戒,和水雷战队的旗舰,这两项。

  比如说,从中途岛作战时军队的建制编成来看,当时参战的有直接为战列舰战队提供护航掩护的“北上”和“大井”、三水战(第三水雷战队简称)的“川内”、第一航空舰队(航母部队)的警戒队第十战队的旗舰“长良”、攻略部队的警戒队四水战的旗舰“由良”、支援部队的护卫队二水战的旗舰“神通”、阿图岛攻略部队一水战旗舰“阿武隈”、基斯卡岛攻略部队主力第二十战队的“木曾”、“多摩”,可以说是同型舰被撒的是到处都是,哪里都有。其中没有作为旗舰升起过将旗的,仅有两艘。

  想要成为旗舰,就需要有相应的设备。虽然舰长理应在舰上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是除此以外舰上还有诸如司令官、参谋长、参谋连、司令部附属的下士官兵等等,这样的不可以随便找个旮旯就把他们塞进去的人存在,因此个人的居住空间和团体的工作空间都必须得到保证。在此基础之上,如果并非旗舰,仅仅是与自己的旗舰进行联络的话,那么还好,如果是成为了旗舰的话,由于同其他舰队的旗舰、同联合舰队的旗舰、同相关的司令部、同东京都必需要进行持续不断的联络,因此就需要装备数量非常多的无线电装置,电信室更大,天线的数量也更多。可以说是,多到了仅依靠观察军舰的照片,就能够通过天线数量的多寡,判断出这就是旗舰的程度。

  昭和十六年(1941)十二月八日。这个早晨,神通是在帕劳度过的。当时,神通是由高木武雄少将率领的南比支援队(以重巡洋舰“妙高”、“羽黑”、“那智”,航空母舰“龙骧”为本队、比即今天的菲律宾)指挥序列之下的第五急袭队的旗舰。当然,也是第二水雷战队的旗舰,在该舰的前桅上此时正高高飘扬着田中赖三少将的将旗。

  二水战的子队(归其指挥的驱逐队)由于已经被派往各地,因此当天由田中司令官直接指挥的仅有“夏潮”、“亲潮”、“早潮”、“黑潮”、“天津风”、“初风”这六艘驱逐舰,除此之外还有敷设舰“白鹰”、两艘巡逻艇和五艘运输船。任务是占领棉兰老的达沃和霍洛岛,然后在那里构筑根据地。

  那智羽黑均为旧日本海军妙高型重巡洋舰,在二战期间众多条约型重巡之中具有较为突出的性能。

  由台湾方面南下的北比攻略部队,在战争爆发初期取得了许多引入瞩目的辉煌战果,相比较之下,南比部队虽然表现的没有那么引入瞩目,但是依托被美国著名的海军历史学者莫里森博士形容为八爪鱼的战术—即势同雪崩一般蜂拥而上四面出击—也担任了像对本次战争的首要目标荷属印支的油田打响第一枪,这样至关重要的作战任务。

  神通的舰长是水雷战术的行家,河西虎三大佐。而舰员们在为夏威夷、马来亚冲海战取得的辉煌战果感到欢呼雀跃的同时,此时正位于帕劳的科索尔水道锚地(Kossol Roads)怒视着北方。正式出动是在战争爆发以后后的第九天—十七日。护送十四艘运输船前往达沃。由于在此基础之上还有三艘重巡、一艘航母提供额外的掩护,作战从投入的兵力来看奢侈的惊人。

  这一时期的大本营、和联合舰队司令部的作战计划,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滴水不漏,再加之执行该计划的各舰船也都是完全依照计划行事,没有出现哪怕一天的差池,整个计划执行起来就像火车的时刻表一样,这让整个世界都感到了震惊。

  不论是对日本多么有偏见的历史学家,在这一点上都闭嘴了。因为这样丰硕的成果,都是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才取得的,所以应该是挑不出太多的毛病。

  神通队于十二月二十日拂晓顺利抵达达沃海域,此后随大部队一同开始登陆的神通虽然奉命对马拉拉格(Malalag)兵营施以了痛击,但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像样的抵抗。至当日傍晚已经初步建成水上飞机的基地,“千岁”号水上飞机母舰亦同时派遣水上飞机进驻基地。

  设计陈旧的5500吨级轻巡的主炮布局具有明显的一次世界大战风格 水面作战和防空能力均存在缺陷,唯有舰上装备的大口径氧气鱼雷可以作为杀手锏,在海战中发挥作用。

  第二天二十二日,神通转而前往霍洛,参加霍洛攻略作战。护送九艘运输船在圣诞节的早晨对霍洛岛发动了急袭,仅用了一个早晨就完成占领全岛的任务,等到第二天海军航空队的基地就已经开始营业了。

  紧接着,从昭和十七年一月九日开始,神通作为兰印部队东方攻略部队的一员,又相继参加了对万鸦老、安汶、望加锡、古邦(Kupang)、泗水等地的攻略作战。完全就像是将触手伸向东方的八爪鱼一样。而且同样都是参加,主力部队所谓的参加并非是自己直接下手,而是待在背后远远的地方压阵,相较之下神通的参加则是自己直接下手在第一线拼杀。部队总指挥官是以重巡“足柄”为座舰的高桥伊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东方部队满载着海军特别陆队向着登陆地点出发了。

  一月九日,由达沃出发的第二水雷战队在旗舰神通的带领下,护卫着六艘运输船,向万鸦老方向驶去。另一方面,作为呼应,三百三十四名海军空降兵也分别搭乘二十八架运输机从达沃机场起飞,在万鸦老机场附近成功实施了空降。

  在二月二十五日至三月十二日期间,神通在泗水一带有非常活跃的表现。要说这场海战有什么实际的问题,那恐怕就是,这很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次双方参战舰艇都没有安装雷达的海战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一点对于为了能够在夜战中发挥本领而进行过长期严格训练的日本而言,是非常有利的。虽然在后来的所罗门海战中,雷达让我们吃尽了苦头,但是在泗水时,无论是技术能力,还是武器装备的水平,都是日本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因此海战的胜负实际上在最初的一刻就已经决定了。毕竟,当年在美保关所付出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刻。

  有个人,曾经这样对我讲—“我们当时就是奔着撞上去的劲头往上冲的”。“训练水平越高,不是越有可能撞到一起吗?”。原来如此,果然是同样一件事情换一种说法,给人留下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是我当时听到这番话的感受。现在看来,在太平洋的战场之上,水雷战队的官兵们究竟与敌人抵近拼杀到了何种的程度,也应该由此可见一斑了。

  泗水海战中旧日本海军重巡部队引以为傲的203毫米主炮的远距离射击命中率极为低下,在与盟军舰队的对射中迟迟无法打开局面,因此给后人留下了“畏战不前”的印象。

  在泗水海战之中,打开胜利之门的关键所在,就是神通的率队突击。而在此之前,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的,在双方重巡洋舰之间展开的炮击,或许是由于双方都担心如果让自己的军舰暴露在危险之下,有可能会对今后的作战构成不利的影响的缘故,战斗始终都在双方射程勉强可以够到的距离上进行,正当战场上的胜负手始终未现局势拖延不决之时,毅然率队将僵持局面打破的田中少将,其刚毅果断的胆识着实让人感到钦佩。当然,第一发命中弹是羽黑打出的,直接从英国巡洋舰“埃克塞特”的脑瓜顶打穿了进去,但是当时若是没有神通率队发起冲锋的话,想必美英荷盟军联合舰队也不会发生那么大的混乱。

  此时盟军舰队的炮火,完全如同文字所描述的那样是极其猛烈的。据说在敌舰的射程范围之内,到处都是落下的炮弹,如同雪崩一般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并非是发起突击的绝好机会。

  无论如何,水雷战队以编队向敌人发起集团式的突击,这在整个太平洋战争也是第一次。恰逢此时太阳西斜,也就是说双方进入了所谓的薄暮战(傍晚低能见度下的交战)。在弹雨之中往来驰骋的神通开始率队不断向敌人逼近发起近距离的肉搏攻击。于下午五时零八分,率队一齐向敌舰发射了九三式氧气鱼雷。只见这些鱼雷拖曳着淡淡的,在当时而言可以说是已经超乎了常识范围的难以被人发现的航迹,朝着敌舰编队的方面不断延伸。

  泗水海战中一边遭受日军集火炮击一边奋勇还击的英国约克级重巡洋舰埃克塞特号(HMS Exeter)

  在羽黑的幸运一击,成功地让英舰埃克塞特升腾起巨大的火柱之后,尾随埃克塞特身后鱼贯而行的美舰“休斯顿”、英舰“珀斯”、荷舰“爪洼”在注意到埃克塞特正在向左大角度转向后,也开始一同向左转舵。

  到此为止一切都很顺利。就在这个时候,神通发射的氧气鱼雷命中了荷兰驱逐舰“科顿艾尔”的侧腹部。瞬间,便发生了猛烈的大爆炸,转瞬之间便倒立着沉入了海底。

  这样一来,动静就闹大了。人,如果是处在自己认知的范围之内,遇到突发的紧急情况,是可以设法保持冷静的。可是,如果遇到是那种从未设想过的大灾难,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会瞬间迷失自我惊慌失措。在他们的认知中,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鱼雷的射程竟然可以这么远。因此,盟军的舰艇之中,至少有五、六名舰长都慌了,都是以为是遭到了敌方潜水艇的攻击。而引发一场混乱,有五、六个人慌张就已经足够了。

  从此刻起,盟军的编队便开始变得逐渐支离破碎,而四水战的突入又进一步加深了混乱的程度。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杜尔曼司令官那边,再怎么命令大家要保持镇静,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日方是绝不会让这样的机会在自己的眼前溜走的。在高木少将(东方支援队司令官)下达了“全军突击”的命令之后,那智、羽黑、二水战、四水战各舰掀起阵阵白波、开始一齐发射氧气鱼雷,追击敌舰。在此之后,至当晚十一时,日本舰队再度与被逼入绝境的的残存敌舰展开交战,依靠接连不断的鱼雷攻击将敌人彻底击溃。不用问,神通在这一系列交战的关键点上也同样都有着非常活跃的表现。

  由于读者互动功能已经下架,留言小程序出现故障,本号暂无法留言,如有建议可后台私信本人

  由本人与上海译文出版社“让历史感同身受”丛书策划人、著名译者章和言老师、上海飞珥文化合作出品的有声读物《口述历史:太平洋海空战》在喜马拉雅APP-有声集结号栏目上线了,目前限时免费中,请大家敬请收听